【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

2020-06-13    收藏674
点击次数:640

【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救人联盟5之2】当义消员忽略家庭致离婚梁文祥奉献义无反顾

许多人误以为消防员是铁打英雄,其实这群无名英雄和普通人一样有血有肉,也有受伤的时候。

现年34岁的梁文祥是垄尾义务消防队队长,每当接到火警投报,他都义无反顾的带领队员赶往灾区救灾。

虽然他们的表现专业又认真,但他们其实是一群没有领取薪水的义务灭火员。

梁文祥加入义务消防队十多年,至今灭火救人无数。虽然这工作让他学到很多宝贵的“救人”经验,但他却挽救不了自己一度岌岌可危的婚姻。

他与妻子为期4年的婚姻,在两人工作忙碌与口角频繁的情况下渐行渐远,夫妻俩最终于2012年离婚。

他说,他和妻子离婚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他没有时间陪伴妻儿。这也是他首次对外吐露如此令人难过的告白。

梁文祥披露,16年前,玫瑰庄公寓发生火灾时,他抱着好玩心态跟随垄尾义务消防队出勤,过后,他发现帮助别人是很有意义的事,就此踏上当义消员这条路。

驻守消防会所至凌晨2时

他还未加入义消队时,本是一名叛逆青年,经常不在家且到处蹓跶,当时的他脾气火爆常跷课。不过,在加入义消队后,他开始学习自律及忍耐,他的脾气慢慢改善,同时变得很有耐心。

性格上的转变,让梁文祥从一个顽皮男孩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我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只要让自己冷静几分钟就没事了。”

他说,垄尾义务消防队会所几乎是他第二个家,他每天下班都会到会所驻守到凌晨2时才返家睡觉,根本没有时间陪伴妻儿。

“即使週末没上班,我也是从早上8时起就到会所驻守直到凌晨2时,因此,妻子开始埋怨我,我们之间也因此发生争吵。”

为了挽救婚姻,他曾努力改变,减少去会所的时间,但只要他一接到求助电话,他就会忍不住出勤,最终导致婚姻破裂。

由于经历过这段令他伤感的婚姻,他现在特别珍惜与他相恋6年的女朋友。

他说,女朋友平日从霹雳古楼到槟城时,他一定会抽空陪伴。作为消防员的另一半,女朋友也给他很大的包容和体谅。

“一直以来,多数是女朋友从古楼来槟城找我,不过,她非但未曾因此埋怨我,反而还很支持我加入义消队。”

他披露,女朋友可说是99%支持他,唯一的1%反对则是源于她对他的个人安危感到担心。

“她常常对我说,在帮助他人的同时也要照顾自己的安全,要求我每次出勤时要顾好自己及加倍小心。”

长子归父次子跟前妻

虽然第一段婚姻失败,但梁文祥还是赢得孩子的敬爱。

梁文祥说,儿子非常支持他加入义消队,且视他为偶像,只要报章刊登他的照片,儿子就会向朋友及同学炫耀,并很自豪的告诉他们:“这是我父亲。”

“我的10岁长子现在是和我、我的父母一起生活,7岁次子则是由前妻照顾。”

梁文祥很感谢父母及孩子对他的体谅及支持,也因为家人对他的付出太多,他坦言自己根本无法形容他对家人的感激之情。

“父母对我的照顾,让我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为义消队付出,也让我得以拥有私人空间。”

他说,父母替他把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

“目前都是由我父母载送儿子上下课或补习。我也从第一段失败婚姻中学会关怀家人,现在只要是週末或平日有空,我都会陪家人到处游玩。”

此外,他披露,过去是父亲鼓励他加入义消队,以免他每天无所事事的到处蹓跶,但当父亲发现他因为忙于义消队的工作而经常不回家后,就连父亲也开始反对他当义消员。

“家人和朋友常对我说,那些吃力不讨好又没有薪金的工作,不需要浪费时间付出,应该放弃,但我始终没有放弃,一直坚持到现在,最值得庆幸的是,我最后还获得家人的支持和谅解。”

盼一天能有36小时

对梁文祥来说,一天24小时不够用,他说,若一天有36小时,他的生活会过得更充实。

如果这世上有神灯可供他许下愿望,他希望一天能有36小时,其中10小时将分配给工作,另10小时则分配给槟城垄尾义务消防队,之后剩下的16个小时,将会全数分配给家人。

“家人对我来说很重要,在时间分配上,我把家人放在第一位,因为陪家人的时间太少了,只要有多余时间,我会毫不犹豫用来陪伴家人及孩子。”

他说,想归想,一天只有24小时,若要好好利用1天的时间,让自己过得更加充实及有意义,时间管理就变得相当重要,可说是人生一大考验。

陪伴家人能让他感到无比满足,未来他也会持续在消防领域精进,希望拯救更多人命,当个让家人和另一半都佩服的消防员。

救灾跌下致脊椎移位

梁文祥说,消防员不是铁打的,消防员也会受伤,他也忘记自己到底曾受伤多少次。

“我被蛇咬过,也被蜜蜂叮过。我于2年前替民众砍树时,还被火蚂蚁叮咬全身,结果住院1天。

不过,最严重的是10年前发生的打石街3间战前屋大火事件,当时,他不小心从一楼跌下底楼,导致背部受伤及脊椎骨移位,即使全面康复,他也无法再提取重物。

消防员的付出,有时未必获得民众的谅解。根据救火程序,生命至上,救人第一。若有人在火场上遭火势围困,义消员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受困人员从火场中抢救出来。然后,还要抢救尚未失火的房屋为优先,防止火势蔓延造成更大的损失。

他说,民众往往不了解当中因由,对他们口出恶言。

他说,被骂是平常事,但也有人主动答谢他们的帮助,让他大感欣慰。

“之前,当我们救了一名失蹤老人后,家属隔天就上门答谢我们。”也因为这样,即便受了伤,梁文祥还是有动力持续做下去。

他认为,虽然消防员并不是人人都嚮往的工作,但却可获得最大的回报,有关回报就是来自民众对他们的衷心感谢。

义消工作助收敛脾气

垄尾义务消防队主席谢国明是梁文祥的顶头上司,他俩结识了16年。

谢国明说,义消队的工作令梁文祥成长,梁文祥已不是当初冲动火爆的小伙子,如今已成了他最得力的帮手。

“我们意见不合时不会争吵,而是一起讨论,然后各自提出意见。”

他说,义务消防员必须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及工作。

“我们不能因为义务工作而失去自己的工作及家人,这也才是义务的精神。”

此外,垄尾义务消防队成立16年来已有约150名队员,他们的工作範围包括救灾、寻找失蹤者及展开灭火行动等。

“义务助人虽然辛苦,但我们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怨言,更何况乐于助人也是我的兴趣,是自己选择的路。”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