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教育英起来/英文教学精髓不到位 中医传承发展雪上加霜

2020-06-15    收藏723
点击次数:535

中医教育英起来/英文教学精髓不到位 中医传承发展雪上加霜(云顶讯)民办传统中医学院向来是大马中医药的教育摇篮,然而在政府推行中医英化教育政策后,依据华人医药总会的资料显示,全国13所传统中医学院中,其中11所于2010年因不获批文而陆续停办。目前,仅剩马来西亚中医学院及吉隆坡中医学院,正在向当局申请继续办学的准证。中医乃中国传统医学,它承载着中国古代人民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和理论知识,是一项民族文化遗产。中医是在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自发的辨证法思想指导下,通过长期医疗实践逐步形成,发展为独特的医学理论体系。华人先贤到南洋落地生根时,不忘把中医学流传过来大马,再加上我国华文教育发展良好完善,促使中医药学在本地蓬勃发展,民间也把这一块纳入教育版图,一砖一瓦设立传统中医药学院。经过百年辗转发展,我国的中医药学已从民办蜕变至高等学府教学,国内私立高等院校也纷纷开办受政府承认的中医药专业科系,在国内形成制度化的中医药学教育模式,培养医药人才,树立令民众值得信赖的医疗形象。同时,卫生部于2004年成立传统及辅助医药组,并在国内11间政府医院成立传统及辅助医药部门,让中医进驻医院。儘管不能独立问诊,但中医从旁扮演辅助角色,对病患而言,乃美事一桩。尔后,政府随后通过2012年传统及辅助医药法令,规定进入中医系的学生须是理科生,以及限定大学中医药课程须以马来文或英文授课等条例,结果引起哗然。许多中医学院因无法符合相关规定,为避免学生修读中医药课程数年后,最终无法获得执业认证,陆续停办中医课程,无疑为本地中医教育传承发展蒙上一层雪霜。今年9月,在我国举办的《第11届亚细安中医药学术大会》上,主办单位即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特别针对中医教育,邀请国内外的中医药学专才及学者探讨“中医药教育的展望”,了解中医药学是否适合以英文教学,同时讨论该如何取捨师承教育及院校教育,以及剖析传统中医药学院的存在价值等课题。针对我国政府限定大学中医药课程须以马来文或英文授课,引起不少民办的传统中医学院哗然及反弹,南方大学学院常务理事兼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林文贤认为,以英文教导中医药不成问题,但政府也不应阻止以中文教学。“中医药学作为一门学术,我们可以各种语言学习中医,这是毫无疑问的论点。好比在英国及法国,无疑也是以英文及法文来教学,这不成问题。”他说,高教部规定大专院校以英文教学,甚至限定学生以英文在考试中作答,此项决定确实可扩大招生对象,友族同胞也能报读中医课程。他声称,若以世界各国语言教学中医药学,相信对中医药学未来发展起着极大功效,可把中医药知识推广至全世界。不过,他认为以英文教学将面对多项难题,其中缺乏师资及课本是对传统医药学院的直接冲击,在缺乏这两项关键因素下,医药学院将难以持续教课。他指出,南方大学过去每年录取30至40名学生,其中以独中生为主,学生皆具备优秀的中文造诣;即使是国中毕业的学生,中文成绩也不俗。 “既然学生具备优秀的中文底子,为何不让他们用中文上课呢?”传承文化及医道吉隆坡中医学院院长李立明表明,他不反对以英文及马来文教导中医药学课程的立场,但他建议,应以双轨制度进行教学。“我同意以任何语文教导中医,但以其他语文教学,又可教到什幺程度?”他强调,中医药学不仅限于学术层面,也涵盖传承的文化及医道,学生以中文学习,自是水到渠成。他声称,中医书籍以古文撰写,若是翻译成英文,未必能準确表达书中含意,“甭说把中文翻译成外文,即使是从古文翻译成白话文,当中的精髓也会流失。”他指出,中医药学书籍从来就不是以英文编写,翻译成英文版本的书籍数量也甚少。他认为,若要深入钻研中医药学,在缺乏英文中医教科书的情况下,学生无法萃取当中的精髓,一切只能点到即止。他反问,身为通晓中文的华裔,何以要捨易求难?只要东西好 不怕外人学李立明痛心疾首地说,以中文学习中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事半功倍,“为何非得选择一条难走的道路?”他指出,中医过去百年来备受欺压,以致信心不足,“中医好的话,我们也不怕外族人士来学习,更何况许多外族人士可迅速掌握中文。”他声称,中医师大部分病患为华裔,双方以华文交流更容易表达,即亲切又接地气,看起病来也方便。他也提及,国内有逾4000间中药店皆以华文为媒介语,若修英语中医班的学生毕业后,可否与传统药材店接轨?“届时药材店继续营业也成问题,英式中医学毕业生简单如开药方也可能面对问题。”他指出,以英语教中医,与是否能扩大顾客群未必有直接关係,“毕竟我们身在多元种族国家,早已擅长以英文及马来文与病人交流沟通。”有鉴于此,他建议有意学习中医药课程的学生,应该学习华语基本课程。全球化趋势 誓在必行拉曼大学中医系主任郑建强指出,英文教学乃受到全球化因素所影响,为拓展中医药市场,英文教学是有必要及有计划地进行。“英文教导中医药学这个问题,在数百年前根本不会被讨论,这都是近年来全球化的因素。”他认为,英文教学甚为重要,尤其目前整个中医药市场都以华人为主;倘若能把圈子扩大,中医药的市场无疑将越来越大。“经典着作《本草纲目》被编译成多个语言版本,促使更多人认识这本经典古籍,并认同其内容。”他指出,若中医经典着作拥有足够的人力资源做解读及翻译工作,推出各种不同语言的版本,将有助扩大中医市场的影响力。“全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中医药学也应在此时积极及有策划性地扩大範围。”11所民办中医院校停办全国共有13所民办的传统中医学院,其中11所因各种原因逐步停办。这11所学院中仍有部份的学院,还在开办5年制的中医药课程。不过,院方待学生毕业后,会陆续关闭院校。 部份学院是因刚落实的《2016年传统及辅助医药法令》条文限制而停办,有些则是向高教部申办准证不被批准而被迫停办;另一些则是因环境因素及条件不足,而无法继续办课。停办的学院包括霹雳中医药学院、柔佛中医药学院、槟城中医药学院、槟榔屿中医药学院、北马中医药学院、吉亭中医药学院、霹雳仁爱中医药学院、首都中医药学院、东方中医药进修学院、仲景中医药学院以及砂拉越中医药学院。2016年传统及辅助医药法令于今年3月10日在宪报上颁布,并于8月1日生效,目前处于缓冲期,以让中医学毕业生在这期间向卫生部注册。该项法令涵盖6个主要执业领域,包括马来、中国及印度传统医药,以及顺势疗法、辅助药物和伊斯兰医学实践,该法令也将触及相关领域的资格认证、研究与开发及质量控制。自卫生部的传统及辅助医药组于2004年成立以来,国内共有11间政府医院成立传统和辅助医药单位。有关单位提供的服务包括针灸及马来传统按摩(治疗慢性疼痛和中风后管理)、草药(癌症辅助治疗)、马来产后护理及印度灌顶疗法。提供传统及辅助医药服务的12间政府医院吉打亚罗士打中央医院槟城甲抛峇底医院吉兰丹哥打峇鲁苏丹后再纳二世中央医院瓜拉登嘉楼苏丹娜诺查希拉医院霹雳金马仑苏丹娜卡宋医院雪兰莪布城医院吉隆坡敦拉萨镇蕉赖复健医院森美兰波德申医院柔佛新山苏丹伊斯迈医院砂拉越中央医院沙巴山打根肯特公爵夫人医院雪兰莪国家癌症中心‧2016.12.22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