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疯传政商勾结 顾立雄发1559字声明驳斥

2020-07-30    收藏738
点击次数:531

网路撷取立法院 107 年 5 月 31 日财政委员会委员黄国昌质询内容及影片,直指金管会主委顾立雄政商勾结,对此,顾立雄今 (3) 日发布长达 1559 字的声明稿澄清,表示绝无官商勾结。

这起事件主因是金管会周边单位住宅地震保险基金董事长陈明仁公开指控,金管会主委顾立雄干预地震基金向怡安保经公司再保合约求偿案,立委黄国昌曾在 5 月底在立院质询时,质疑顾立雄曾经担任过怡安保经的委任律师,当时顾立雄说明,强调这起争议主因是地震基金董事长与总经理对求偿金额意见不合,并强调他没有介入施压。

不过,近日网路上流传金管会主委顾立雄就地震保险基金及怡安保险经纪人再保求偿争议涉及政商勾结,逼得顾立雄再度澄清。

顾立雄声明稿全文如下:

关于今年 5 月 31 日黄国昌委员质询,地震基金与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间的再保合约纠纷及相关争议,金管会在 6 月时已将正式调查报告送交立法院,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釐清了,没想到这几天又有人在网路上流传剪辑过的质询画面,指称我作为金管会主委所谓政商勾结、当场说谎!这完全是我无法接受的不实指控,为此,我有必要把整个事件做个清楚的说明。

一、金管会为什幺介入?

起因是陈明仁董事长主动来找我,要求解任总经理,理由是他认为总经理在处理这件事情有操守上的疑虑。金管会身为地震基金的主管机关,不可能对这种指控置之不理,所以要进行调查。我们一方面听取各方说法,探求缔约真意,一方面也请具备保费精算能力的保发中心,提供再保费率合宜性的专业意见。这过程中我们也注意到,地震基金这次的再保安排,与先前委由两家再保险经纪人共同承作的惯例不同,而是排除原本的首席再保经纪人 GC 公司,改由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单独承作,签约后才不过几个月,就发生这些争议!

在自由市场,你可以不要买,人家也可以不要卖。再次强调,金管会身为主管机关,必须关注地震基金处理此事的合理性,避免陷入以后没有再保险公司、经纪人公司愿意承作我国地震再保险业务的窘境。

二、我没有要求地震基金不得向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求偿。

其实地震基金对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没有要不要求偿的问题,而是地震基金可以主张什幺条款?可以请求多少金额?这些问题即便在地震基金内部,董事长与总经理之间就有不同看法。站在主管机关立场,不论地震基金最后决定求偿多少,我们都会予以尊重,金管会真正在乎的是,地震保险的危险分散机制不能中断。再说一次,金管会真正在乎的是,地震保险的危险分散机制不能中断!所以特别要求地震基金,务必确保再保险安排不能开天窗!这些都有公文为凭,没有所谓要求不得求偿的事情。

三、我作为金管会主委,妥善处理这件所主管的争议才是我应尽的职责。

首先必须澄清,虽然我早前从事律师工作时,我及任职的事务所担任过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其他案件的代理人,但当时我及事务所受委任处理的案件,与地震基金完全无关!因此若有人说我应该要迴避地震基金与怡安间的争议,否则就有利益冲突云云,这完全是不正确的观念。我个人从事律师工作三十多年累积的经验,是我能够胜任金管会主委职务的根本能力,但是今天如果反过来说,只要遇到我之前担任律师工作时的当事人,其中当然包括许多金融机构,我就必须全部闪得远远地不用处理,这主委还能当吗?这说得通吗?

况且就如同前面说的,我尊重地震基金要向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求偿的决定,我身为主管机关,只要求地震保险的危险分散机制不能中断!我相信这才是尽到我作为金管会主委应尽的职责。

四、我没有必要否认当过怡安的诉讼代理人。

我在被质询的第一时间,就清楚回答,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是我当律师的时候,任职的事务所的客户,这没有什幺好隐瞒的。我比谁都清楚依照律师伦理规範,有没有利益冲突,是以整个事务所来作判断,换句话说,事务所的客户,就等于是个别律师的客户,我既然一开始就清楚地回答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是事务所的客户,又何必再特意说谎否认我当过这家公司的诉讼代理人。而且重点是,不管是我个人或事务所其他律师担任过这家公司「其他案件」的诉讼代理人,都不构成我在地震基金争议中必须迴避的理由。

事实上,只要在网路上的判决检索系统,输入「顾立雄 & 怡安」就可以找到黄国昌委员秀出来的那一则裁定。我想说的是,这些都是公开资料,我没有那幺无聊要去扯一个不用一分钟就会被打脸的谎。

以上,是除了金管会提交给立法院的正式报告外,我个人对于这件争议的说明,新闻事件爆发至今也将近半年,地震基金与怡安保险经纪人公司间所涉金额数百万元的求偿纠纷已循法律途径处理中,金管会也将持续督促地震保险的危险分散机制不中断,关于网路流传的不实说法,我谨在此特别澄清如上。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