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合製阿卡贝拉音乐喜剧《阿飞正转》转出爆棚正能量

2020-06-24    收藏296
点击次数:690

台港合製阿卡贝拉音乐喜剧《阿飞正转》转出爆棚正能量

  当七夕的主角不再是牛郎织女,转而聚焦在喜鹊身上,一场职场新鲜鸟求职记就此展开!由台湾人力飞行剧团与香港一舖清唱共同打造的无伴奏人声音乐剧《阿飞正转》,结合歌曲、舞蹈、戏剧及多种语言交错,跨越既有常规,激发出意想不到的惊喜。

现今社会青年面对苦劳低薪却仍力争上游、遭受不公平打压却仍勇往直前,《阿飞正转》中的「阿飞」,代表不断飞行寻找落脚处的飞鸟,象徵青年世代怀抱着对翻转未来人生的渴望。人力飞行剧团与香港一舖清唱全体11位演员于记者会现场小现身手,演唱〈真•牛郎织女〉、〈机场候机室〉2首歌曲,时而俏皮;时而深情,台港两大表演团体合体演唱,却和谐得宛如「本是一家人」,功力可见一般!欢迎喜爱听阿卡贝拉、喜欢看戏的朋友们在12月1日至12月2日来到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翻转出你我生存的社会现实面向。

故事以每年七夕,鸟儿为牛郎织女搭建鹊桥的传说为主轴,一群刚毕业的「菜鸟」正好遇上七夕鹊桥工程师的万鸟海选活动,在通过「声、色、艺」的重重考验后,他们真的能如愿抢得这份梦幻工作吗?又或者该往哪里寻找未来?现代人该如何像鸟一样从「飞」与「转」中,找到自己认同与认同自己的栖息地。

舞台上使用22把高矮不一的梯子象徵着社会阶级,演员在演出中爬上爬下,最后停在不同的位置,就像上班族在不同的岗位上奋斗,想要往上爬、翻转人生的心愿。「阿飞是现实世界里真正在打拚、付出心力的这群人。」艺术总监黎焕雄分享到,「牛郎织女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但我好奇牛郎、织女两位主角踩在脚底下的喜鹊们。看似童话、寓言式的故事内容,但这些情节我觉得很现实,这些喜鹊们要如何找到自己的位子,如同社会新鲜人初入社会后,在底层努力不懈的样貌。」,这个製作除「以飞鸟寓今」,也期盼每个人都拥有「阿飞精神」,不要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

这次人力飞行剧团艺术总监黎焕雄,特邀一舖清唱鬼才导演暨编舞家伍宇烈、金马原创歌曲得主暨编剧岑伟宗、以及港台两位音乐总监暨作曲,分别为金马、金曲、金钟三金得主的陈建骐,以及活跃于流行音乐与剧场的伍卓贤共同挑战人声的无限可能。

 「飞得再高的鸟,有一天也会落地」、「整个海选大会,其实人选是内定的」等等都是编剧岑伟宗在剧本中加入有趣又直白的社会隐喻,引领观众进一步探究残酷现实与自我价值的拉扯。一舖清唱联合艺术总监伍宇烈分享到这次演出的舞台十分简约,每位演员不只饰演一个角色,在演员肢体、声音与剧场空间交织营造下,声音表现展现出强大的情感力量。或许「观众在欣赏演出时,分辨一下那些演员是香港一铺清唱的成员、那些是人力飞行剧团的演员。但我相信你们绝对无法分辨!」曾担任几米音乐剧音乐总监,也是首次尝试无伴奏人声音乐剧的歌曲创作的陈建骐提到「同样一首曲子,透过无伴奏人声方式演出,完全是另一种感觉,让我感到非常惊喜。」

表演风格独特的一舖清唱是香港第一个专业无伴奏人声剧团,专注于发展原创音乐剧目,而《阿飞正转》是首次与台湾人力飞行剧团合作无伴奏人声音乐剧作品,从看谱、教唱、练唱到排舞,过程中充满挑战。透过无伴奏人声,拉起了台港11位演员的向心力,建立彼此的关係,找到彼此的和谐。人力飞行剧团演员吴静依説「虽然挑战很大,但收穫也很大,打开了我对声音运用的看法。」

有别于单纯搭配音乐演唱,阿卡贝拉无伴奏人声演出形式,并非真的无伴奏,而是舞台上「无乐器」或「无背景音乐」,不论主旋律、节奏或伴奏皆由人声「唱」出,这样特殊的演出形式,人力飞行剧团艺术总监黎焕雄认为会唱歌的人还不一定会唱阿卡贝拉。此次演出歌手或演员在舞台上除了记走位、说台词外,还需熟悉自己的唱词,同时也担任和音、乐器等等工作,他们之间的声音必须时时找到和谐,也因此耳朵特别忙,不只要注意自己的音準,也要顾及其他人的音準,一人不準可能就拖垮整队人,因此事前的练习与準备功夫特别辛苦。《阿飞正转》从肢体动作到声音、台词的流动,节奏感鲜明,人力飞行剧团岁末最新作品绝对令观众耳目一新。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