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社拉拉库斯回忆 书写缅怀高一生

2020-07-24    收藏165
点击次数:237

玉山社拉拉库斯回忆 书写缅怀高一生

玉山社今天举行「拉拉库斯回忆」新书发表会,作者高英杰在书中描述父亲高一生遭白色恐怖枪决历程,为台湾历史补上一段原住民知识菁英的家族故事。

1908 年出生的高一生是邹族菁英,战后首任吴凤乡(今阿里山乡)乡长,日治时代他为部落引领进步思潮,是着名邹族教育家、政治家、思想家、音乐家、诗人。高一生关心邹族文化保存,协助邹族音乐、编写「台湾邹族语典」,却在 1952 年被捕,2 年后枪决,年仅 46 岁。

国家人权博物馆现正举行「原音重现:原住民族文学转型正义特展」,现场展出高一生的狱中家书,今天的「拉拉库斯回忆:我的父亲高一生与那段岁月」新书发表会特别选在人权博物馆举行,意义深远。

原住民族白色恐怖主要是指以「叛乱罪」遭枪决的邹族汤守仁、高一生、方义仲、汪清山和泰雅族林瑞昌、高泽照等 6 人及判无期徒刑的邹族武义德、判刑 17 年邹族杜孝生等。高英杰是高一生第 5 个孩子,透过书写将对父亲、部落和成长过程的回忆收录在「拉拉库斯回忆」书中。

今年适逢高一生 110 岁冥诞,高英杰透过书写让人再次忆起高一生,描述邹族部落传统,缅怀父亲的真挚情怀。出版社玉山社总编辑魏淑贞指出,高英杰的文章虽短,「只是淡淡描述却充满深深忧伤,诉尽作为一个政治受难者的后代,受到的委屈心境和心路过程。」

高英杰今天在发表会上,特别演唱父亲创作的「长春花」、「春之佐保姬」等歌曲,更介绍高一生的狱中书信。高英杰说,父亲写了 56 封信,早期的书信还能乐观的安慰家人写道「我虽然成为新美农场的牺牲者,幸而政府非常了解我,所以请不要担心,调查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很多人,所以需要长时间的调查。」之后,父亲似乎发现不对劲,在书信中还曾透过原住民语暗中求救。

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周婉窈也在发表会上表示,看待二二八的历史,要思考的是人民被剥夺了什幺。「假如我是活在有画家陈澄波的嘉义,如今的我可能也成为嘉义的画家。或是在有高一生存在的嘉南平原,现今台湾的我们,也许能活得很不一样。」

「在剥夺虚空中成长的我们,因欠缺典範需要重建的东西非常多。」周婉窈认为,失去的不能因此算了,更应面对重建的困难做出努力,才对得起牺牲的人,「去认识那些牺牲的前辈,一定要让他们复活在我们的集体记忆中。」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